重症患者Ao

不老歌:http://bulaoge.net/?aio233
小透明渣写手,努力填坑中('∀')
墙头略多,在这个官方逼死同人的年代,萌的CP开始变得越来越冷。小伙伴们欢迎来搞【X

Keep in touch

设定:CP安兵,腐向同人,短篇清水 →这个是BEMhttp://www.xiami.com/song/3435921


    在离别前,兵部和安迪交换了手机号码。至于为什么会交换手机号码大概只是因为兵部不知道安迪之后回到那里去流浪,单纯的作为曾经的伙伴交换手机号码。

    不过背后兵部和安迪交换手机号码的真正用意这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乎兵部和安迪手机短信传情的日子开始了【并不是!

 

    一开始他们两个只是开始再普通不过的对话,比如说“没有被无异能的人欺负吧?”,“过得挺好的。”这些之类的毫无营养的对话。

    到了后来分开的时间久了,兵部也习惯用手机之后谈话的内容也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兵部,现在我流浪到了加拿大了——安迪·日宫】

   【加拿大吗,那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啊。我记得潘多拉到过那个国家执行任务。——兵部京介】

   【哦,是吗?稍微给我介绍一下那里吧,我第一次去。——安迪·日宫】

    通过兵部的短信,安迪似乎有点喜欢上这个国家。

    秋天的树叶变成丰富的黄和红,会铺满整条路。两边的花田静静的舒展,很远的地方会开过一辆卡车,突突突地声音缓慢的传过来。小浣熊也会四处的觅食,又一次夕雾手上拿着的食物还被它给抢过来吃。然后安迪在脑海里脑补了被小浣熊抢走了零食的夕雾的样子之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安迪握着手机的手腕下血管中流动着的血液,每一次的循环,冲入心脏,周游全身,都还在兵部发来的句子里离不开。尽管陌生,还是禁不住对那个国家产生向往。

    异常坚定的认为那会是个美丽动人的地方。

    因为短信中的描述那是块拥有无数动人情节的土地。虽然它陌生,可是因为短信是由兵部一个字一个字的在手机上敲出来的,每个字中似乎留有些微妙的情愫还没有消散,那陌生的国度突然就成了一个柔软的凹陷。

    单纯只是因为兵部而爱上了那一块土地。

 

 

    后来每一次踏上了不同的土地他都会像例行公事一样,给兵部发条短信。内容简单到读不出任何的感情,这大概是安迪故意的吧。

    不知道是否还会再见,但是还会去留意去关注,兵部的理想是否实现了,是否真的建立起了一个不歧视异能者的国度。

    只是默默的站在角落里去关注。

    大概是知道兵部还有暴走的可能性吧,安迪想方设法的去隐藏起自己对兵部的感情。

   “我喜欢你”,“我想念你”,“我担心你”这些之类的话重来都不敢打在短信里,虽然这些已经被世人说了很多遍,已经失去了水分的句子背后还是依旧的温和美丽。

   “无需言表”。对安迪来说既是错的又是对的。一想到自己毁掉了兵部的终幕号,一股愧疚之情压抑得快要窒息;对兵部表露了心迹的话,或许他会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最后讨厌起了自己断绝了短信来往。

    真是太不轻松了。对啊,太不轻松了。

    最后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把喜欢说上了上百遍,把原本想对兵部说的话一一删去,只剩下最后友谊的喧寒。

 

 

    在收到安迪最后的一条短信的前一天晚上,兵部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是一片纯白的雪地。他先是躺在雪地上,血却没有渗人的冰凉,而是单纯软白的样子。他望着天空,雪花从某个地方,唯一的地方不断地撒落下来。然后那个地方,有个人朝着他伸出手去。

    梦境过于真实,使兵部产生了一种那里真的站了一个人一样的错觉,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那只手。

    雪地里,那个人的轮廓又模糊又氤氲,根本就就区分不出那个人是谁。

    后来,直至一滴一滴的血红滴落在纯白的雪地里,氤氲才散去,兵部终于认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那个人是安迪·日宫。

    一滴一滴的血在安迪的右眼汇聚成一条红痕,血痕在安迪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兵部回过神来,用自己的衣袖不断地去擦安迪右眼流出来的血,试图去阻止血的外涌。始料不及的是,血怎么堵也堵不住。

    在擦流出来的血的同时,雪花掉在了兵部的脸上。

    一瞬融化的冰凉。

    似乎在预示着安迪即将离开一样。

    兵部开始慌乱起来了,擦拭血迹的过程中手也不断地颤抖。

    梦醒之前看到的安迪是带着微笑的,虽说他的右眼在不断地流血。兵部在梦醒之前看到笑着的安迪的嘴不断地在一张一闭,好像在向他传达些什么一样,可惜他当时没有理解安迪在向他传达些什么。

 

    梦醒之后兵部起来换衣服时,呆呆的地看着那套黑色的制服。

    用黑色的衣服来擦血迹的话,还可以看到血迹吗?

    根本不用去分到底哪里有血迹哪里没有血迹。

    在黑色之中,他们是一样的。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兵部在心里默默的数着安迪有多少个月没有发他短信了。最后发给他的短信告知他安迪到了意大利,然后什么踪迹也没有留下。

     是在意大利定居了吗?

 

     最后兵部下定决心到意大利一趟。因为只是去看看安迪是不是还在意大利而已,所以夕雾,红叶他们并没有跟随在身边,所以兵部决定坐火车到意大利。

     前方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火车转弯时能看见浅灰色的云压在车头上。火车好像钻进了雪里,然后沿着铁轨推进,直到窗外延期白色的雪片。外面的世界逐渐融成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的伸展蔓延。

     兵部看着窗外的雪,想起了那个噩梦,所以把手伸出了窗外。摊开了手掌,一片雪花落在了他的手掌心上,一片刺骨的冰凉渗进了他的血管中,随着血液周游全身。

     到底是为什么梦境的开始觉得雪是暖的呢?

     并没有想到合理的解释。

     外面的景色,总给人一种错觉,天和地的中间,只有这列火车,要载着他,到安迪那里去。

 

 

     到达了意大利,兵部在大街上步行,然后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一个墓地的附近。

     不知道出于什么的原因,他鬼使神差般走进了墓地,看到了一个妇人在祭拜。并不是因为好奇,只是随便走走经过而已,他看到妇人拜祭的那块坟墓的墓碑上雕刻着【安迪·日宫】。

     然后兵部站在妇人的身后发愣,呆呆的看着那块墓碑好久,知道妇人拉了拉他的衣角问他是谁才回过神来。

    “那个,请问你是?”

    “这个墓里躺着名叫安迪·日宫的人吗?”

    “阿拉,你认识他吗?”

    “和他是朋友吧。”

    “这样子啊,你来看他?”

    “嗯。那个,请问他是怎么就……”

    “这孩子啊这么年轻就……这也怪可惜的。那时候我发现这孩子晕倒在街上我就收留了他,又来才知道因为右眼的缘故所以他才会感到头疼然后就晕倒之类的。后来几个月后,这孩子又因为右眼而晕倒了,这一次右眼还不断的流血,谁知道这次晕倒了之后他也就再也起不来了。然后我就去警察局帮他弄了一下手续,拜托警察去通知他的亲戚朋友。”

    “右眼吗……”

    “那孩子大概还有心愿未了吧。”

    “?为什么这么说了?”

    “那孩子在最后还在呢喃着一个人名说再见什么的,可是人名的话我听不大懂所以就没有听清楚。”

 

 

    送走了妇人之后,兵部站在墓前发呆。

    雪越下越大。

    充斥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

    好像要把自己完全掩埋一样。

   冰凉的触点遍布在脸上。须臾消逝,却又在不断地循环。

   雪花沾染了眼睛,睫毛,脸,鼻尖,嘴角,头发和肩。

   忧伤冰凉像是要把自己整个地拥抱覆盖掉。

 

 

    “原来日宫你最后是要来跟我说再见的吗……”

 

    日宫。

     安迪·日宫……

     安迪——

     兵部。

     兵部京介……

     京介——

     口中呢喃着,简单的音节。酸楚而柔软的情绪涌上来,淹没了自己。

     心里最深最深的地方,所有的回忆被抹成了空白。梦境和记忆交融凝固在一起,依然能探寻出一些最完整的最孤寂的信息。

    “兵部,再见。”

    “兵部……京介,我喜欢你。”

    如此的美好。

    而又令人窒息。



【END】

——————————————————这里是后记君——————————————

  我又来报复社会了【并不是!】这样子的脑洞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大脑被热气给弄得晕晕乎乎之后才想到的……于是乎我又来写虐了对不起【土下座】其实我真的想看互相都喜欢却不敢开口的安兵ww终于觉得艾玛越写越少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之类的……然后后来再去修改了一下终于看上去不那么少女了orz后记君大概也就只能唠叨到这里了XD欢迎来挑毛病^q^【PS:原谅排版的问题orz】

评论 ( 7 )
热度 ( 8 )

© 重症患者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