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患者Ao

不老歌:http://bulaoge.net/?aio233
小透明渣写手,努力填坑中('∀')
墙头略多,在这个官方逼死同人的年代,萌的CP开始变得越来越冷。小伙伴们欢迎来搞【X

和你在一起

设定:DMMD同人,CP颗粒苍,短篇XD →BGM:http://www.xiami.com/song/1771984978

                                   【一】

     苍叶生日的那天,clear一大早就把苍叶给捧走了【?】,一脸神秘的对苍叶说:“苍叶桑,我今天要给个惊喜给你,所以你要好好的呆在公园里没到十二点不许回来哦。”

     “诶??怎么了clear?等等为什么要推我出门口啊!!什么惊喜嘛让我知道一下会死吗??”

     “拜托了苍叶桑!!请务必中午十二点才回来!!!”

     苍叶叹了口气,看着这样子诚恳眼睛闪着光的clear,他无法拒绝这样子的请求,只好走出了家门,到公园里蹲着【?】

     “啊啊好无聊啊所以说什么惊喜啊!!一大早就赶我走clear真的是。”苍叶又叹了口气,心里想着clear绝壁是我的克星啊老是摆出那么可爱的脸来,害我都不能拒绝他的请求了。

      苍叶就这样傻傻的呆在公园呆到了十一点。【PS:所以说苍叶酱你还真的是夫管严啊(有什么不对!)】

      苍叶的耐性就像紧绷的弦,在时间的消磨下,弦终于断掉了。苍叶一脸大义凛然的表情,心想着艾玛我不管了,管它到不到十二点,那是我的家我喜欢回去就回去,踏上了回家之路。

      当他回到家打开门,走进去客厅的一瞬间,苍叶表示原地HP值瞬间归零。他看到的是一幅诡异【?】又熟悉的场景【?】。

     该怎么形容这场景呢?诡异?不对这个词还不够准确。爆炸性?对!就是这个形容词。

     首先映入苍叶眼中的是穿着粉红色围裙的clear。或许大家都会问这有什么爆炸性的,clear可是人妻型家庭主夫【划掉】。

     你们真的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吗??有这么简单还是撸主写的吗!【咆哮状】(划掉)!!

     没错!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这围裙并没有这么简单。毕竟clear可是懂得男♂人的浪♂漫的高智能机器人。

     你们猜对了吗??没错就是裸♂体♂围♂裙play【并不是!

     苍叶表示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那个,clear,你在干什么???”

     “嘤嘤嘤嘤,为什么苍叶桑你会提前回来啊啊啊啊啊啊!!你明明答应我了!!”

     “不对!现在重点不是这个!!为什么你又来裸体围裙啊啊啊??”

     “因为今天是苍叶桑你的生日啊所以我才打算给你个惊喜的啊QWQ”

     “【扶额状】可是为什么是裸体围裙?”

     “我不是对苍叶桑说过了么……裸体围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而且我打算十二点整做好了蛋糕等苍叶桑回来的QWQ”

     “这还是哪门子的浪漫啊!!”

     “可是苍叶桑不是想和我在厨房里用【哔——】的体位或者是【哔——】的姿势吗??”

     “等等!clear你是不是中毒了我立刻带你去检查。”

     “我才没有中毒呢苍叶桑!倒是苍叶桑你提前回来了就是毁约了的意思哦,所以我必须惩♂罚一下苍叶桑呢。”说完罢,clear朝着苍叶的方向走去。

     “对不起clear,我现在就出去,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所以你继续吧。”

     苍叶临时做了个决定。

     他停了停后,沿着走廊到了回去。他摆着有点僵直的手臂,完全就是之前的进门动作被按下“暂停”、“倒退”后,快步地后退着走出了clear的势力范围。

     也是过了几秒后,clear才反应过来:“那个,苍叶桑,你这么倒走不怕摔着??”

     只能说clear真不愧是高智能机器人啊,但对于苍叶来说无非是“明天肯定起不了床”来了个实实在在的具象化。因为自己那特殊的高难度【?】动作而无法看见身后的道路,所以他在刚走到玄关那里便仰天一跤严实地摔挺在地上。

     随后clear两手禁锢住了苍叶的手腕,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声线对苍叶说:“苍叶桑,我想到了一个吃蛋糕的新方法,我们要不要试试。”

     “不必了clear,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

     “苍叶桑这可不是谢谢能解决的事情哦。”

 

     最终事情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苍叶没能去上班以及喜闻乐见的clear被罚跪了一天的搓衣板然后一个星期不能碰苍叶。

     所以说clear小天使你黑化也要有个度啊毕竟你是妻管严【并不是!

 

                               【二】

     自从clear修好了之后,每个6个月他都会被苍叶送去检查维护。大概是右脑部分的损坏严重所以苍叶一直都很担心。

     “那么我出去了哟苍叶桑,这几天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clear你别小看我,我又不是生活七级残废。”

     “苍叶桑想念我的话记得要叫我哦,无论检查的进度如何我都会赶回来看的你。”

     “才不会想你!你就安心的检查吧clear。”

     “嘤嘤嘤嘤苍叶桑好过分QAQ”

     “快点去啦,早去早回。”

     “遵命!”

     看着屁颠屁颠走了出门的clear,苍叶不禁笑了出来,心想着终于有一两天不用被那只烦人的小水母给骚扰了。

     

     可是事情却超出了苍叶的想象。

     Clear离开的那一天的晚上,苍叶终于可以独占整张床了,可是他却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都睡不着。最终只能抱着clear的枕头,闻着枕头上clear残留下来的气味才安心的睡下。

     第二天起来身边发现少了clear,苍叶慌乱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原来clear检查身体去了,起码要三天才能回来。

     这只是个开端。

     因为clear不在家,苍叶只好自己动手做早餐。

     锅里的水烧开了,苍叶急急忙忙在橱柜中找通心粉。经过了几分钟的寻找,苍叶成功的找到了通心粉,却失败的在拿出装通心粉的罐子时把装燕麦的盒子也拉了出来,盒子就自由落体噼啪的砸在了苍叶的头上。

     戏剧性的苍叶把锅也翻了,滚烫的水浇在了他的脚上,烫得苍叶连眼泪也硬生生的憋了出来。

     “呜,我究竟是怎么了啊。”

      苍叶四处的翻找药箱。“唔,clear将药箱放到哪里去了??”

      最终苍叶把整个客厅都翻找了一遍才找到了药箱,把药膏涂在了烫伤处。

     “呜,我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笨手笨脚啊。”

     “说起来,平时都是clear做饭clear收拾客厅的,啊啊,怎么clear一走了我就变成了废物一般啊。”

      苍叶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被clear照顾得好好的。

      想念着clear,希望clear赶快回来的心情在不断地膨胀。

     

    

      “怎么三天过去了clear还没有回来啊??”“难道说……”

      一种种坏情况轮番轰炸苍叶的大脑,譬如说:clear在去检查的路上迷路了,clear的机体被检查出大问题了,clear在路上被人绑架了之类的愚蠢的假设。

      担心成了没有根的空气花朵,不断地蒸发,上浮。在空气中熙攘成一团。

     “要不要出去找找呢?”经过了一段的深思熟虑,苍叶不断地安慰自己clear只是晚了一点回来并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或许现在他就在回家的路上,所以安静的在家等就好了。

      在这种时候,苍叶异常希望自己暴露的能力能够存在一种暗示的功能,这样的话就可以自我催眠,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可是如果真的有事,虚无的介质和实际的现实,谁拼得过谁呢?

      答案都是绝望的。

      

 

      苍叶忘记了自己在clear离开了家的第四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莲被苍叶抱在怀里,动弹不得,只好任由苍叶抱着。

      “莲,你说clear会不会永远都不回来了。”

      “苍叶,这种问题超出你的思考回路的范围了。”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啊。”说罢,苍叶仰起头,靠在窗边。满天的醒醒像是被打翻的盐瓶,投在眼里都是细碎的光屑。

      “clear,我好想念你。”

 

 

       第五天的早上,苍叶换好了鞋子,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家门突然间打开了,清晨的阳光一束束地跑进了屋里。

       光线氤氲之中苍叶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苍叶愣愣的看着那个高大的声音,从头,肩,手臂,腰,回到头,肩,手臂,腰。因为光线过于耀眼,弄得苍叶的眼睛一阵刺痛,只好再看一次,从头,肩,手臂,腰。完了,再来一次。

       最后苍叶不知道该怎么看住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身影。混乱地反复着次序。最终听见那熟悉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

       他听见了自己咬着牙齿咯咯发抖的声音,剧烈到蒙住了耳膜。

       忍住了眼泪,他不在意究竟等待了clear多少天,不去想clear不在自己身边自己变得有多笨手笨脚,可惜眼泪还是喷涌而出。

       然后他站起了身,三步后走近,撂过胳膊,拥抱了站在门口的clear。

      “诶诶诶诶,苍叶桑你怎么哭了??被人欺负了??”

      “为什么这么久不会来啊,我还以为你又出了什么重大故障修不好了。”苍叶靠在clear胸前,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只不过是换了下零件,我刚好碰到零件没了所以要等几天才等到了零件。对不起苍叶桑,我回来晚了让你担心。”

       随后clear对着苍叶绽放出一个漂亮的笑脸,“话说回来苍叶桑是想我想到流眼泪吗?我现在超级幸福的ww”

       “是啊我想你想到流眼泪啊,所以为了补偿我你今晚就睡客厅吧。”

        “嘤嘤嘤嘤!!苍叶桑别这样!!”

        “clear,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苍叶桑ww”

       

                                 .【三】

        那是个闷热的晚上,大概是停电加上夏天的闷热,苍叶把自己的头发用带子扎了起来。

        人称烦人的小水母(?)的clear,淋漓尽致的演绎了这一称号。就算是热得苍叶满头大汗,也要坐在苍叶的后面紧紧地抱着苍叶。

        “clear,好热啊别抱着我啦。”

        “嘤嘤嘤嘤不要!苍叶桑是我的。”

        “可是我浑身都是汗很脏啊,不要黏着我啦。”

        “没关系,苍叶桑在我眼里就算是浑身是泥也很干净。”

        “别闹啊clear,快放开我。”

        “不要!”随即clear趁着苍叶没有反应过来,亲吻了苍叶后颈白嫩的肌肤。

        “呜,clear你在干什么啊。”一抹粉红从苍叶的脸烧到了耳根。

         “苍叶桑害羞了真可爱。”

        “可恶!!”然后clear光荣的被苍叶打了一下。

        苍叶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clear,慌忙的说:“从现在开始不可以黏过来!!”

        “呜呜呜苍叶桑好过分QAQAQ不黏过来的话那么我可以牵苍叶桑你的手吗?”

        “不可以。”

        “明明我想带苍叶桑去一个地方的。”clear鼓起了腮帮,装作生气了的样子说。

        “什么地方啊?”“屋顶啊ww”

        “去屋顶干什么啊?”

        “看星星☆”

        苍叶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走了过去,可是当他看见clear对他张开双臂,好像在告诉他【苍叶桑快点到我怀里来】的样子,他就立刻停下可步伐。

        “那个,clear你在干什么?”

        “苍叶桑,我这是随时待机抱你上去屋顶哦。”

        “不对,那个不是牵手过去么?”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我不放心让苍叶桑牵着我的手爬上屋顶。”

        “我也没有打算爬上屋顶啊!!!”

        “拜托了苍叶桑,一起到屋顶上看星星吧。”一脸诚恳的clear像小狗一样(?)看着苍叶。

        最后苍叶还是折服在clear的手上,坐在屋顶上和clear一起看星星。

        “苍叶桑,这样子坐不舒服吧,所以我特地准备了枕头哦。”

        “诶?枕头?在哪里啊我看不到啊。”

        “将将将将~”clear像是变戏法一样,从他那白色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两个水母型的枕头。

        “所以说clear你的口袋和多啦A梦的口袋是同一种东西对吧?”

        “不要在意细节啦苍叶桑,我超级喜欢这个枕头的~你看超可爱对吧~~”

        苍叶越发的觉得自己的思维跟不上这只烦人的小水母,于是乎认真看星星直接无视了clear。

        星星在高空中闹做一团。

        拼命眨着眼睛像是要把此刻他和clear的表情看的清楚些。从遥远的地方,奔跑了几百万几千万光年的光芒都聚到一起爆发。

        眼角的余光流动着的是那跨越无数光年的闪烁星光。

        “苍叶桑。”

        “嗯?”

        “今后我们也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对吧。”

        “嗯。”

        “呐,苍叶桑,那些星光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哦。”

        “诶?”

        “苍叶桑你能看见吧,那些星光,我希望你能感受到。”

        “我啊,最喜欢苍叶桑了。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这样的心情永远不会改变。”



【END】

————————————————这里是后记君——————————————————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XD这大概是我旅游后第一篇在lofter上发的同人吧。这一次是甜到牙疼的颗粒苍,我也好久没有写过这么甜的文了……就连我写得最多的黄黑也没有这么甜orz一直以来都写那么多虐文对不起QAQ相比起游戏里面虐出血的BE还有时虐时甜的HE,我还是比较喜欢这样子甜到牙疼的颗粒苍了ww艾玛两只小天使我都非常的萌啊XD希望以后这两只小天使可以一直幸福下去~\(≧▽≦)/~请一直让我牙疼吧【不对!】那么我们下一篇同人文见吧XD


评论 ( 2 )
热度 ( 5 )

© 重症患者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