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患者Ao

不老歌:http://bulaoge.net/?aio233
小透明渣写手,努力填坑中('∀')
墙头略多,在这个官方逼死同人的年代,萌的CP开始变得越来越冷。小伙伴们欢迎来搞【X

悪夢を引こうとしていた

设定:进击的巨人BL同人,CP利艾,轻微R18,短篇,这篇同人是艾伦被他爸打了针之后出现了后遗症可以预见未来这样子的设定。BGM:http://www.xiami.com/song/1772057804


                                               【一】

     那是一个多变的夜晚。本来是温和干燥到后来的冰冷彻骨然后再转变为大雪磅礴,没人有会预料到这个夜晚的天气是否会继续变化,也没有人知道度过这一晚之后明天还会不会升起太阳。

     在这样一个没有未来,啊不对,应该是希望微薄的未来,没人知道明天是否会失去生命。


                                                【二】

     艾伦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了雪地上。

     他拼命的搜索自己记忆里有关睡着之前发生的事,可惜的是他苦苦思索了好久也没有记起他睡着之前任何在雪地中所发生的事,最后只能放弃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样子的问题。

     躺在雪地里,雪却没有渗人的冰凉,而是单单纯纯软白的样子。他望向天空,雪花从某个地方不断地撒落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艾伦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打算看看周围有没有调查兵团的成员。意想不到的是,雪地上隔了几十米就有一块触目惊心的血红,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他的大脑一时间没能够想出任何说法来解释雪地上一块块犹如血迹一般的红。

     大概是吓到了吧,艾伦开始奔跑。在茫茫的雪地里不停的奔跑着,奔跑着,却只是中了圈套一样在原地打转。

     最后一丝的坚持也被白色恐怖给磨得七七八八了,只能跌坐在一块血迹旁发呆。

     好奇心驱使之下,艾伦开始挖被染红了的雪。不停地挖,不停地挖,双手被冻得通红,指甲断裂不断渗出血,雪也就更红了。

     积雪越挖越少,然后依稀露出了黑色的细丝,仔细一看便可以知道那是人类的头发。继续不停地挖,逐渐出现了衣服的布料,以及已经冻僵发紫的人类肌肤。

     艾伦发现雪下被埋的人的轮廓随着积雪的减少越发的熟悉,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不停的安慰自己雪下埋的并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可惜事实总是残酷的。

     当他看到自己在雪地里挖出了利威尔的时候,有雪花同时掉在脸上。

     一瞬融化的冰凉。


     幸好这只是个噩梦。

                                                  【三】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莫过于自己的梦境成真了。

     当韩吉分队长告诉艾伦,之前他梦到兵团最近会捕捉到一只10米级的巨人这件事成真了的时候,他确确实实吓了一跳,然后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这只是巧合不用在意。

     然而最近的梦境都成真了,狠狠地把艾伦心中最后的一丝理智都辗碎了。不妨来补充一下艾伦梦境的真实性,几个月前,艾伦梦到了佩特拉的马鞍会损坏,奥路欧又一次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然后一个星期之后,梦境真的成真了。

     这就意味着不久前的噩梦会实现。

     自己喜欢着的利威尔兵长将会被深埋雪下,其他队员也可能会死去。

     最糟糕的事莫过如此不是么?

     意识到开始要做些什么的艾伦,打算从身边的人入手,誓死也要保护利威尔兵长,不让噩梦重现。

     请不要高估了15岁少年的智商,当你们认为艾伦会拼死的去锻炼身体加强训练来保护兵长这就大错特错了。

     更何况艾伦是一个天真的小天使,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当贴身保镖,每天都黏在利威尔兵长身边,形影不离,必要之时冲出去挡在兵长的面前做箭靶而已。

     单纯想要为自己喜欢的人奋不顾身,就算自己还没有向那个人表明心意。

     不过利威尔并不是蠢蛋,当然他也不是个可以忍受有人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边的人,所以他对艾伦这奇怪的痴汉行为【并不是】表示厌恶,并且给了艾伦一记飞踢。

     “臭小鬼!你连我去上厕所也跟着吗??”

     “我……我只是在保护兵长而已。”

     “艾伦哟,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关系的上下顺序。我是你的监护人,是我监视你而不是你来监视我你懂吗?”

     “诶?嗯……”

     看着艾伦一脸迷惑的样子,利威尔不禁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感到了一丝的欣慰——果然还是臭小鬼啊,不过这样就好,毕竟才15岁,不必要一夜成人。

     

     然而艾伦却逼着自己一夜成人,希望自己快点长大成人,具备能够保护自己喜欢的人的力量。

     不过艾伦还是错了,无论怎么样,时间是不会因为他的希望而流逝加快,他无法立刻就具备保护喜欢的人的力量,况且他喜欢的人还被人们称为人类最强。

     他还只是个15岁的少年,手无寸铁,能干的事只有巨人化和其他巨人战斗而且还不是百战百胜,剩下的只有那转眼即逝的青春,他凭什么去改变快要成真的梦境呢?

     答案怎么想都是残酷的。

     最后能做的只是不停地拼命地制造最后和利威尔兵长在一起的回忆,就算是被飞踢也好被嫌弃也好。


     利威尔见过艾伦做的最小孩子气的事就是艾伦拉着他的衣角,一脸不舍的对他说:“兵长今晚留下来好吗?”

     以大人的思维来看这显然是挑逗,可是以小孩子的角度来看却是表达了对这个人的依赖。

     “怎么?想家了?”

     “并不是,只是今晚想兵长留在这里而已。”

     “艾伦哟,你这是玩火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的。所以今晚请兵长把我当成大人,请不要把我当成小鬼。”

     一股莫名的情愫萦绕在利威尔的心中,许久都不散开。

     在冲动(?)之下,利威尔抱了艾伦。就像艾伦说的那样,并没有把他当成小鬼对待。

     当然,艾伦这是找死,他并不知道第一次后穴被插入的疼痛。

     痛并快乐着,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合为一体。这或许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想到这里的艾伦,意外的很孩子气的哭了起来。

     “艾伦,很痛吗?”

     “并不是的……很……很舒服哦,因为是兵长。啊~~唔……”

     “你哭了。”

     “唔……啊啊~因为我很开心啊,开心得要哭了……”

     利威尔的体温因为和艾伦肌肤相贴而传递到了艾伦的肌肤上,瞬时艾伦因疼痛而变冷的肌肤暖了起来,艾伦清晰地听到了利威尔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着,这是活着的证明。

     并不是做梦,噩梦还没有实现,利威尔还活着的证明。

     这一切都让艾伦开心得哭了。然后高潮之后,艾伦眼角带着眼泪微笑着睡着了。

     

                                                    【四】

     现实最残酷的地方不是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努力了还是不能逃过命运。

     眼看着好几只奇行种的不断接近以及为了掩护艾伦逃走不断地有队员被巨人吃掉,艾伦再也沉不住气了。

     并不是不相信利威尔兵长的实力,只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噩梦快要实现了。

     老天也开起了玩笑,恶作剧般的下起了雪,虽说在冬天下雪并不是什么非自然的现象,可是这对调查兵团的战斗增加了难度。

     艾伦越发的觉得噩梦真的要实现了,忍不住要立刻巨人化去阻止噩梦的发生。

     “艾伦哟,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就好了。”

     “那么兵长那边的支援就靠你了。”

     “臭小鬼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我了。”然后兵长驱马朝着其他受到巨人袭击的队伍赶去。

      虽说艾伦巨人化之后实力不算差,可是被好几只奇行种外加两只10米级的巨人围攻就有点吃力了。

      十米级的好对付,可奇行种就难说了,因为猜不透行动。浑身上下伤透了也只是解决了三只奇行种,还有一只奇行种对他穷追不舍。

      戏剧性的艾伦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恢复,在奇行种的撕扯下伤口更大了,艾伦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最终倒在了地上。

      奇行种终归是奇行种,根本就无法猜透它们的想法,艾伦的一只手臂还有一条腿被吃掉了之后奇行种好像对他失去了食欲,把他扔在了地上便去往另一个地方寻找下一个目标。

      艾伦感觉的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视线也愈发的微弱,呵出的是柔软的白色雾气。

      自己还活着,就算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失去了任何的知觉,可是看到那白色雾气的那一瞬间,艾伦坚信自己还活着。

      雪花从天空中不断地撒落下来,掉在了脸上,一瞬融化的冰凉。

      地上的积雪像是梦里的雪一般,没有渗人的冰凉,是单单纯纯软白的样子。

      【要快点去找兵长……】【要快点到兵长身边去……】【要阻止噩梦的实现……】这三个念头一直轮流徘徊在艾伦脑海中。

      艾伦想起了那个兵长抱他的晚上。兵长的肌肤的温度,抱着自己腰的手,以及可以感觉到温暖和实体的一切。

     【想要快点到兵长的身边去……】

     可惜这只是想法,艾伦在这种伤势之下已经动不了了,正确来说应该是奄奄一息了。

     最后模糊的视线看到的是不断撒落下来的雪,意外的觉得雪是带着喜人的温度来到他的身边,像是要把自己整个地拥抱覆盖掉。


                                                   【五】

     利威尔站在地下室的门口突然觉得头剧烈的异常的刺痛着,然后靠在了墙边闭上了眼睛,打算稍作休息,让头痛减缓。

     大概这是一个梦。

     利威尔发觉自己站在了个满地是血的雪地上,他望向天空,雪花从某个地方,惟一的地方不断地撒落下来。

     突然,天空掉下了一个人,利威尔的大脑当机了一下才意识到要去接住那个人。然后那个人掉落在了利威尔的怀里,那个人并没有他臆想中的沉重,倒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血腥味以及少年的体香。

     仔细去观察的话会发现那个人还只是少年模样,双眼空洞,好像在注视着什么人一般。随后利威尔才发现那个人失去了一只手还有一条腿,气息也十分的虚弱,就如同下一刻就会死去一般。

     明明是陌生的脸孔,却意外的让他感到熟悉,看着那名少年的脸孔,胸口闷闷的,就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

     突然,那名少年伸出了手,非常轻非常轻地触碰了他的脸。

     有雪花同时掉在脸上。

     融化的冰凉。

     那名少年朝着利威尔微笑了一下,然后心满意足般合上了眼睛。

     那个微笑让利威尔动弹不得,以至于心情变得无比的压抑悲伤。

     少年最后的微笑像是一束白色的,非常明亮的光,笔直的照进了瞳孔。

     刺目的强烈的光,一直一直探照到心脏最里面最里面的地方,那被层层血管和腔壁所包围的地方,微弱地跳动着人影。


     当利威尔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刚才那是个梦,再真实不过的梦。

    “兵长,团长让你去看看104期新加入到调查兵团的新兵。”佩特拉满头大汗跑过来对利威尔说。

    “那个秃子真烦,新兵没有必要要我去看吧。”

     利威尔极不情愿的和佩特拉一起朝着新兵集中地走去。


【END】

————————————这里是后记君——————————

      不知道这次大家有没有看懂呢?我本来想试一下意识流写法的利艾……可是我高估了自己orz写了几百字之后才发现自己写的和意识流写法相差了好远,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篇脑残的利艾【土下座】这篇文的名字是噩梦延续,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噩梦延续呢?噩梦就像一个圆圈一样,最初的噩梦到最后的噩梦,不断地循环,看不到未来,果然我的脑洞都很虐【土下座】来说说我心目中的利艾吧,我是不大喜欢那种跳开了原作世界观的利艾的,不觉得那种发差更虐吗?我觉得兵长就是那种站在一旁默默看着艾伦成长守护者艾伦成长的存在,艾伦就是那种拼命回应兵长的期待的好少年,不觉得这种模式的利艾也很萌吗prpr我就唠叨这里了,欢迎病友挑毛病ww第一次写利艾还需要大家多多给意见,请原谅我那蹩脚的R18因为我不会写orz配合BGM观看效果更佳XD


评论 ( 2 )
热度 ( 1 )

© 重症患者Ao | Powered by LOFTER